她走上梯的步伐很沉,

不太有精神的,細微的塑膠袋聲,鑰匙輕聲的旋轉。

 

深夜十點左右,她下班了。

 

-------

也只有這個時候,我會離開慵懶的沙發,伸伸懶腰,弓起我的背脊

 

『肚子餓了嗎?』已經走到門邊等待了,

所以當她一開門,一整天想念她的思緒,會在她的小腿邊繚繞。

當我輕輕發出嬌呻,她會輕柔撫順我的皮毛。

 

塑膠袋沉重的躺在檯面上,香味四溢。

那一袋夜宵大概才是她今天的正餐吧,我猜想。

 

-------

她抱著我躺進沙發裡時,也把一天下來的疲憊感,一併塞進沙發裡,

我能聽見她肚裡間的飢餓感,但她卻一點食慾也沒有。

 

 

------- 

她在鼻息間小睡了,但我的咕嚕聲還沒停止,

街上的車水馬龍應該也還沒停下,儘管夜那麼深、那麼沉。

掙過她的胸懷,我習慣性的走到窗台去。

 

對面樓房窗台還沒熄燈,一間間,透著光亮的窗簾,細微的電視聲悶著微弱的話語,

或許忙碌的夫妻檔一天下來,僅有現在這麼一點時間能彼此相談。

 

我搔著頭,伸著懶腰,才發現樓下花臺坐了一個女孩子,這麼晚的馬路邊,

她低著頭,看著一台小小的亮光,不時抬起來頭,遠望,尋找,於是又低頭。

 

-------

最近窗外的人都是如此,看著一台小小的亮光、五光十色的,

人們會不時對著它笑,有時皺眉,

就連過馬路也如此,緊盯不放,好像來往的車子已經不是那麼危迫性。

 

------- 

她醒了,在沙發上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。

而她也有一台光亮亮的玩意兒。

自從那光亮的玩意出現後,她的指尖總是滑過它的表面,對著它輕笑,

不再只是撫摸我的皮毛,或是不再敲打著一格格的方格子,

有了它之後,關於指間、那光亮,我覺得吃味。

 

『喵~』繞著她小腿打轉,但她盯著那台光亮的螢幕,視線沒離開過。

『喵~喵』我一蹬直達她的大腿,她不得已抱著我,其實我只想她摸摸我的皮毛,

摸那冷冰冰的外表,難道會比摸我來得溫暖柔嫩嗎?

 

『喵~喵嗚』 她敲敲我的頭,很輕,

『寶貝餓了齁?我們來吃飼料好不好~』她把我提起來,放在地上。

 

走去倒飼料的路上,她輕輕的把那台玩意兒擱在沙發上,

我也跟著走去,繚繞她的大腿,

好希望她能抱抱我,就像幾個月前,她總是抱著我,然後去找飼料,

那一小小段路,

我卻覺得無比幸福...

 

 

------- 

飼料擱著,她轉身進房間裡。

我根本不餓,我只覺得好寂寞。

, , , ,

flowerx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